小说:神算周瞎子:十五年前就批过八字,将来必定要中举点翰林

摘 要

赵桂森听见长工说出许多不怕输钱的人来,满心观喜,又忽然踌躇道:“我要是能输钱,那最好了,可是如何能把这些人请到家里来呢?” 长工说:“他

  赵桂森听见长工说出许多不怕输钱的人来,满心观喜,又忽然踌躇道:“我要是能输钱,那最好了,可是如何能把这些人请到家里来呢?”
  长工说:“他们来不了,小爷可以去他家啊!小爷你先去拜会他,他再来拜会你,一回生,两回熟,自然是长来长往的了。”
  桂森听了点了头头,让长工先把摊子收了起来,回屋休息去了。
  第二天,一大早起来后,他便同爹娘说,想要出去玩玩,赵泽长只得又叫长工跟了出去。这一趟,桂森也不买东西,也不打红碗,径直叫长工带他到先说的那几处去拜望,也有见的,也有不见的,都是一班小爷,出来陪着,也有比桂森大一二岁的,也有小一二岁,说笑了一阵,便依着旧路回到家里,对他爹娘说是去见见朋友。
  赵泽长问是什么人,桂森又说不上来,还是长工进来说了一遍。
  赵泽长皱了皱眉头,也就罢了。当晚各散,果然不到几天,蒋家的儿子叫蒋珍,沈家的儿子叫沈清,又一个叫沈诚,韩家的儿子韩有德,侄儿韩百福,杨家的外甥朱子桂,陈老四的儿子阵喜官,都先后陆续来府上拜会。
  钱氏听说后,让人预备了很多点心,又买了一些果子,让各人的跟班都带了回去。自打这以后,不是你来,便是我往,更没有工夫念书了。到了过年的时候,桂森便在大年初一这一天,先到各家去拜年,又约定初二在家恭候。
  
  初二这一天,大家都到桂森家里来了,谈了一回闲话,就说起耍钱的话来,大家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,哪晓得什么,个个兴高采烈,当时便搭开桌子,就在赵家赌了一天。
  桂森这天赢了百十吊钱,因此格外开心,因为这些公子哥下的注都大,不是一吊,就是八百,比起那些长工,自然是大不相同了。从此便你约我,我约你,不是你到我家,便是我到你家,一天一天的,早已到了元宵节过后,那班人也有去上学的,也有被爹娘管住,不许出来的。只有个朱子桂无拘无束,恋着赌里的趣味,还是天天往赵家跑。看见冷落了许多,手里发痒,便撺掇着桂森开赌,不拘什么人,都可以来摇来押。桂森问了仔细的情形,便进去对赵泽长说,要在西园里开赌的话,赵泽长有些不愿意,就说:“但凡开赌的人,不过想弄两个钱养家活口,我们家里不愁吃不愁穿,用不着你弄钱养家,不好在家安心念书了,又何必去干这个营生呢?”
  桂森说:“我也不是为了赚我,就是在家闷得慌,借此消遣消遣。况且我也不喜欢赢别人的钱。”
  赵泽长坚决不同意,对儿子说:“既然不想赢人家,又何必无缘无故把钱大把大把地去送人呢?况且这也是犯法的事,官府出了告示禁止赌博的,咱们虽不怎么样,却历来奉公守法,开赌是万万不能的,我不同意。我看你现在是越闹越不像样了。”
  桂森见话不投机,也不再说,便去央求他娘。
  钱氏只图儿子欢喜,没有不答应的,满口应承。
  桂森对他妈说:“可是我爹不答应,这怎么办呢?”
  钱氏说:“他那是老糊涂了,这又不是什么大事,你尽管去,有我呢。”
  桂森叫有了依仗,很高兴,三步并两步地从屋里走出来了。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